打通IPS“任督二脉”的关键,竟不在IPS产品本身?(上篇)

作者:陈祺 受访人:刘凯达

意见提供:钟基立、马新明 、黄书立 编译修改:侯剑

导读:

2020年3月30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提出,要积极探索通过知识产权证券化,推动科技成果资本化,促进技术要素与资本要素融合发展,加快发展技术要素市场。目前中国知识产权证券化的发行,大多依赖于政策的支持、国有资产的担保,而知识产权价值在其中的作用并不突出,这是广为专家学者们诟病的一点。那么问题症结何在?要打通知识产权证券化甚至知识产权金融的任督二脉,关键在哪呢?国家大力推行知识产权证券化试点项目,政府对此进行大量的金钱、精力、人力投入的目的是什么?

(部分内容根据与广东智慧财富知识产权运营有限公司刘凯达总经理的访谈整理,该公司为“中国无形资产评估领航者”中金浩的成员公司。)

一、知识产权资产特性给知识产权证券化(IPS带来的挑战

知识产权证券化(Intellectual Property Securitization,以下简称“IPS”),是将一般资产证券化产品的基础资产替换为知识产权资产,进行融资的一种方式,特别适用于科创企业。(本文所说的“知识产权资产”,指知识产权及其衍生利益,如应收帐款。)

想要了解IPS的具体步骤,可以查阅《首创动画详解,秒懂IP ABS》。

那么,单独讨论IPS相关问题,其必要性何在呢?它较之其他类型的资产证券化,有何特殊性?

由于知识产权本身权利价值(如是否存在无效风险)、市场价值的不稳定性(如新技术的出现导致知识产权价值的降低),许可合同的高度待履行性(如商标许可人需要维护商标声誉),造成知识产权资产带来的现金流具有天然的不稳定性,而这种不稳定性,与资产证券化要求的现金流的稳定性是相矛盾。

知识产权资产要进行资产证券化的前提,是将这种不稳定性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主要的方式是增强知识产权运营的能力,加强知识产权价值评估的准确性。(本文所说的“知识产权运营”,指在产业链条的产销活动中,为产品或服务增值(adding value)而产生知识产权使用价值的行为,而非单纯利用知识产权进行融资的行为。)

目前,由于我国知识产权运营能力普遍较弱,知识产权价值评估也存在诸多挑战,单纯从基础资产入手,降低现金流不稳定带来的风险,往往难以实现,多是采用内外部增信措施,如设置优先劣后分层,现金流超额覆盖,及外部增信的方式,以降低IPS产品的风险。

不过,这也是IPS广为专家学者们诟病的一点。许多专家学者们认为,现在的IPS之所以能吸引投资人,多在于有足够强大的担保(目前国内发行的IPS中大多有国有企业的担保),而知识产权本身的价值,实际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并不突出。

二、提升知识产权价值是打通IPS“任督二脉”的关键

面对专家学者们对IPS的质疑,广东智慧财富知识产权运营有限公司刘凯达总经理表示,“专家学者们的讨论和质疑,说明了业界对IPS的关注度日益提升,有更多力量为此出谋献策,这个产业的发展就更有希望。”

(上图为广东智慧财富知识产权运营有限公司刘凯达总经理)

“专家学者们指出的问题都是客观存在的,但这是现实情形下的无奈之举,是前进过程中的必经之路。”刘凯达总经理认为,“现阶段的IPS,确实无法脱离政府的扶持,由于投资人是金融机构,他们很难根据知识产权的价值来判断其中的利差所在,以及判断产品的抗风险能力,因此在没有可靠的外部增信的情况下,很难吸引投资。如果单纯靠知识产权权利人自己进行融资,融资成本会很高。因此需要政府主导,提供国有资产的背书。现阶段,政府正帮助企业以IPS的方式进行融资。像兴业圆融-佛山耀达专利许可1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佛山发布的全国地级市首单IPS产品),政府除去以国有资产为担保外,还提供银行的利息补贴。虽然单个企业的融资规模都较小,但是有着利率低的优势。”

据了解,该项目票面利率仅为3.90%,创三年期IPS发行利率历史最低。同时,刘凯达总经理也指出,“专家学者们的质疑,大多不针对知识产权金融产品本身的架构设计,而是在知识产权金融产品中,知识产权价值何在的问题。那么问题的根源,在于知识产权本身市场化价值不足。这难以通过知识产权金融产品的设计来解决,需要依靠知识产权运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目前是知识产权金融排除了多种多样的障碍,为知识产权的价值打通了一条通路,虽然仅仅是通路,但是意义非凡,如何完善通路中的内容,需要更多知识产权从业人员的努力,特别是知识产权运营的。”

也就是说,在当前环境下,IPS产品本身能做的,在于分散知识产权资产本身带来的不确定性,而解决不确定性的根本,还在提高知识产权价值,那么关键在于“知识产权运营”。

中金浩团队参加佛山资产证券化暨佛山标准成果发布会

三、IPS政府大力扶持中探索

在知识产权本身市场价值不足,资产证券化的融资方式无法脱离政府的扶持而存在,国家仍然大力推行试点项目,政府对此进行大量的金钱、精力、人力投入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了。

我国从实施知识产权制度以来,知识产权资源不断积累,但是成果转化率却不高,无法为实体经济注入“活水”。在刘凯达总经理看来,现阶段IPS的试点,正是以看得见的利益,吸引利益相关者,反向推动知识产权商业化运营,挖掘知识产权的内涵价值。

刘凯达总经理表示,“虽然目前的IPS,主要依赖于政策支持,但是日后的发展,肯定要依靠知识产权本身的价值。知识产权本身价值的提高,需要多方主体的努力,如法律专家、产业专家。大家现在没有动力参与进来,进行试点正是为了激发大家的热情,让大家看到高质量知识产权资产能够带来丰厚收益,行业才有动力为这一事业进行努力。我们要先让这个事情开始实操,在过程中进行摸索。当然,是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尽管这过程中会存在种种问题,但已是目前条件下的最优选择了,希望能引起大家对于知识产权运营、知识产权金融的关注,共同作出努力!”

刘凯达总经理还指出,“知识产权价值的促进与保护也是相辅相成的,如通过不断提升品牌美誉度,会使得每一次侵权的成本更高,侵权成本过大,他人也就更不再侵权了,达到了对知识产权更强的保护。”

政府不会永远做背书,目前的IPS试点是尝试,目的是让行业看到其中的利益。光依赖政府,或是金融机构,知识产权金融是难以发展起来的。笔者推测,政府大力推行知识产权金融的目的之一,正是引起利益相关方、专家学者们的关注调动参与者的积极性,增加投资者的信心,集思广益,使得在追求各自利益的过程中,探寻知识产权资本化的更优路径,实现利益总和的最大化

此意图从专利保险的发展中,或许也可窥见一二。专利保险模式在深圳开展时,最初由深圳政府引导形成,而非纯粹的商业运行模式。主要由深圳政府出资,保险公司设计保险产品,承诺承担保险责任,企业获保。在企业体验过专利保险后,第二年,深圳政府只出一半保费,企业仍选择购买。如今,深圳政府不出钱,企业也会购买。原因就在于,企业看到了专利保险带来的切实好处。专利保险模式在这过程中,因利益相关方,如保险公司、律所、知识产权服务机构的努力,也日趋完善。

欲知IPS落脚于何处,中美开展IPS的背景有何不同,对于中国进行IPS有何影响,以及知识产权价值提升路在何方,敬请关注《打通IPS“任督二脉”的关键,竟不在IPS产品本身?(下篇)》

国内案例

首创动画详解,秒懂IP ABS

2021-1-13 22:41:44

国内案例金融科技(Fin Tech)

【金融科技(Fin Tech)】第三篇(上):FinTech下风险并存--法律风险

2021-1-20 17:20:57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 欲知前文内容,请移步《打通IPS“任督二脉”的关键,竟不在IPS产品本身?(上篇)》 […]

  2. […] 政府要大力发展知识产权评估机构。由于知识产权评估的过程中存在一些人为因素,导致评估结果具有不确定性,导致评估结果偏离实际,以此影响评估价值,不同类型的作品需要考虑不同类型的因素,因此建议在政府的指导下,依靠市场或行业建立完善的评估标准,为影视版权的价值评估提供更广的发展空间。 (详见本站前文《打通IPS“任督二脉”的关键,竟不在IPS产品本身?》) […]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