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热后的冷静这条知识产权融资新路径需不断完善–以影视众筹为视角(二)

作者:周子雯 

编译修改:侯剑

指导:钟基立

三、影视众筹所面临的主要法律风险

  1. 融资者所面临的风险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关于非法集资的司法解释》(法释[2010]18号)第1条的规定,在同时满足如下四个条件时,除刑法另有规定外,可以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罪”:(1)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或者借用合法经营的形式吸收资金;(2)通过媒体、推介会、传单、手机短信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3)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股权等方式还本付息或者给付回报;(4)向社会公众即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形式上,众筹行为在符合上述四个要件。但是二者实际上存在本质的区别:非法集资通过向投资者提供远高于银行利息、基金信托产品的收益率等方式承诺给予回报,属于扰乱金融市场的行为;而实物型众筹为降低被认定为非法集资的风险,并不承诺给与一定的股权、债券、分红、利息形式的回报,而是将与项目有关的衍生品作为对价进行支付,如给予限量版纪念品,组织线下聚餐等,但是即便如此,互联网实物型众筹也极易触碰非法集资的法律红线。

2. 投资者面临的法律风险

一般而言,众筹的投资者识别和预防信用风险的能力较弱。众筹项目为了获得更多的资金支持,通过夸大项目优势以吸引投资,一定程度上会误导社会大众投资者;在大众投资之后,由于投资者人数众多,对项目实施情况和资金利用情况无法得到及时反馈,对项目的监督管理的缺失导致平台信息不对称,一些项目获得资金后,并不将资金用于电影制造,而是挪为他用,导致最终影片粗制滥造,票房收益惨淡。另外,有的众筹平台从设立之初就想着圈钱,跑路或者将资金恶意挪用,这些都是众筹过程中所存在的漏洞,进一步加剧了投资的风险,减少投资者对中小影视企业的信任。

3. 众筹平台面临的法律风险

2018年7月,由P2P暴雷引起的新一波民间金融信任危机,导致近7成众筹平台退出市场。xi 由于我国目前对于众筹平台的权利义务规定尚不明确,众筹平台中不合规甚至是违法的行为普遍存在,例如自设资金池、虚假标的、承诺保本保息等。在众筹项目申请后,平台通常会对筹资者申请的众筹项目的完整性、真实性以及可行性进行审核、并对其中的风险进行评估。但是由于缺乏统一的评估标准和准入标准,平台对于项目的经营稳定性、盈利能力、资产情况、信用情况等不能进行全面的调查,所传递给大众的消息可能会存在偏差,平台很容易陷入各种纠纷。

四、影视众筹所面临的主要商业风险

我国大多数中小影视企业,顺利的完成影片项目制作、发行、上映整个流程,所需要的周期长,时间跨度大,如果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可能导致电影无法在院线上映,打击投资人投资电影产业的热情与信心,影响了电影领域金融创新的后续发展。

一方面,电影制作时间跨度大。好莱坞六大制片厂拍摄一部影片平均用时871天,即两年四个月零十九天。其中前期制作平均花费146天,拍摄阶段最短为106天,后期制作则平均需要301天,从片方发布投拍消息,到正式进入前期制作环节,期间包括创意策划和剧本创作,这段时间要长达309天。xii 长时间的投资回收期增加了投资回报的不确定性。

另一方面,电影院线上映率低。数据显示:2012-2019年我国电影产量从893部增加到1037部,受影视行业监管风暴影响,电影行业进入产能收缩期,2019年共有电影1037部,比2018年减少45部,2020年受疫情影响,全国电影产量共计650部,比上年减少近400部。xiii 即使电影上映,上映之后的电影票房可能会与观众的期望相差甚远。

五、如何降低影视众筹的风险

(1)明确项目发起人的资格和义务

由于众筹门槛低,导致项目发起人鱼龙混杂,为了保障投资人的利益,需要针对项目发起人的资格作出限定。针对项目信息进行全过程披露,需要披露的任何项目信息都应该如实的对公众披露,众筹成功后,对资金去向以及项目完成情况如实向投资人披露,若出现挪用资金,虚假宣传,对项目粗制滥造等情况给投资人造成损失的,应该对其进行惩罚。

美国2012年《创业企业融资法案》(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 Act,下称JOBS法案)对众筹平台不得从事的活动、信息披露的要求、发行者的限制、发行者的法律责任等进行规定,2015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通过的《众筹条例》,对信息披露的主要形式进行进一步细化和补充。

我国目前只对股权型众筹作出了规定,如2014年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的《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对融资者的范围及职责、发行方式及范围、禁止行为等方面作出了规定;201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修订草案)》第13条对股权众筹融资方式公开发行证券作出规定:“通过证券经营机构或国务院证监会认可的机构以互联网等众筹方式公开发行证券的,发行人和投资者符合证监会规定条件的,可以豁免注册或核准。”2016年证监会等15个部门印发了《股权众筹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2018年证监会出台《股权众筹试点管理办法》等,说明政府对股权众筹进行监管干预并持有积极的支持态度。

(2)完善投资人保护机制

众筹投资者除了少数具有专业知识以及分析能力的人士外,绝大多数是缺乏投资经验,缺乏足够心理承受能力面对投资失败的社会大众网民。为保护投资者的利益,构建合格投资者准入机制,建议在投资者在投资前对其投资类型进行评估,以投资者的收入水平及净资产情况为依据进行分类,不同类型投资者推荐不同类别的投资项目,匹配不同类型的投资额度及其他投资条件,要求众筹平台根据投资项目和投资者的不同,采取不同的风险提示措施。另外,还应建立体系化、制度化的众筹平台信息披露制度,以缓释投资人与融资人之间信息不对称引发的风险。在众筹相对比较成熟的美国,出于投资者保护等考虑,对众筹的态度依然谨慎,《JOBS法案》对从事股权型众筹投资人的投资资质、额度进行了明确的规定,保证参与投资的投资者能理性看待众筹,既能降低投资者的投资风险,又能满足投资者的投资需求。

(3)引入信用评价机制

众筹的金融属性决定了其本质基于信用,投资人参与投资的关键是对项目发起人和平台的信任。如《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出品人并没有选择在众筹平台进行融资,而是以相对私人化的模式,通过互联网在熟人圈发起众筹(仅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影片的相关信息),参与众筹的投资人主要有三类:金融圈、上市公司和电影界的朋友。xiv 朋友圈众筹确实起到一定的预期作用,并且也能够克服“对不特定公众”募资的这个限制,在“合格投资者”的定义中,增加适法性的路径。

然而这一相对私人化的模式,并不能完全构建投资者和融资之间的信赖机制,况且正是因为朋友圈具有非公开的性质,与公开的众筹平台相比,避开了监管,缺乏透明度,投资者无法在支持项目后进行相应的监督,加剧了项目本身运行过程中爆发的风险。考虑到近年来众筹平台屡屡爆雷,出现投资方卷钱跑路或者平台倒闭等情况,很大的原因,是由于各个众筹平台以及项目发起方缺乏信用数据,对于外行众筹者来说,难以判断项目执行者或者该平台的信用真实情况,建议可以引入征信体系或者第三方机构的信用评价系统,严格审查众筹平台以及项目发起方的资质。

六、结语

众筹,作为知识产权融资新路径,经历了狂热后,现已归于冷静,随着不少众筹项目的爆雷,以及国家政策层面的缩紧,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这一新的融资方式。我们可以看到,虽然电影众筹的数量急剧减少,但其他类型的众筹,例如游戏的众筹仍在探索和发展。

我们认为,就如本站前文《金融科技(Fin Tech)】第一篇:Fin Tech 的历史、现状与未来》所述,在人类的历史中,所有的科技在行行业业之中的扩散,都会沿着一定的轨迹,而不是突然爆发开的,因此会有一定的模式可循。在最开始的时候,一个技术默默无闻,经过炒作、讨论后,热度一点点升高,直到一个山峰的状态,然后迅速的跌入谷底。然而,它的价值还是会慢慢的融入我们的生活,影响力慢慢的爬升,直到逐步地改变行行业业。而众筹可能也是如此,它作为知识产权融资新路径,现在可能处于狂热后的低谷期,但随着相关探索和发展,它将逐渐成熟,以及成为新的知识产权融资路径,并融入我们的生活。

(By Olga Tarkovskiy https://edutechwiki.unige.ch/mediawiki/images/b/bf/Hype-Cycle-General.png

如果你对知识产权金融感兴趣,欢迎扫码加入微信群,与作者及相关专业人士一同探讨交流。


 xi《“消失的”众筹》https://36kr.com/p/1723184201729.

 xii 《拍一部电影需要多长时间?好莱坞用时最长,难怪精品频出》https://zhuanlan.zhihu.com/p/60683359

 xiii《电影行业进入产能收缩期 2019年全国电影产量共1037部》https://www.askci.com/news/chanye/20200228/1427141157369.shtml

 xiv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众筹者的杰作》http://www.ce.cn/culture/gd/201508/08/t20150808_6166450.shtml

国内研报

狂热后的冷静,这条知识产权融资新路径需不断完善—以影视众筹为视角(一)

2021-6-2 16:57:00

国内案例

从经济学视角看知产证券化 (一):知产证券化的信息不对称困境

2021-8-24 14:58:4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