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创“音乐股票”能否铸就歌曲界的“纳斯达克”?

作者:薛佳琳 编译修改:陈祺、周子雯 指导:王洪、钟基立

音乐人版税收益持续增长*,催生了音乐版权证券化,以基于收益再进行融资。1990年,大卫·鲍威将其25张唱片的预期版权收入证券化,成功开创了世界版权证券化的先河。然而,之后音乐版权证券化并未迅猛发展,十几年间,只有少量交易完成。如今,随着区块链技术发展,结合区块链底层技术,业界出现了全球音交所模式,用于歌曲新股发行,及全球交易。

一、音乐版权证券化实现于音交所

全球音乐市场增长迅速,而音乐创作者作为核心力量,却无法及时获得应有收益。在此背景下,2018年9月,跨国音乐公司CME国际,率先启动了旗下音乐平台——全球音交所(AIP.TRADE)区块链应用。音交所结合区块链技术,为音乐版权证券化交易提供平台、技术措施,并组织、管理和监督交易。此项目初期,就得到刘欢、崔健、羽泉的带头号召,及张亚东、常石磊、二手玫瑰、陈鸿宇等10多位音乐人的支持,并成为首批合作者。

(来源:https://aiptrade.com/zh-hans/)

(一)音交所的运营模式

众所周知,股票市场的首次公开募股(或称IPO),是通过公开发行,将公司股票出售给投资者,然后在一个或多个证券交易所上市,公众可以在公开市场购买、交易该公司的股票,从而获利。在许多方面,音乐证券的发行也类似于股票市场的首次公开募股。因此,音交所平台将交易的对象称之为“音乐股票”。

(依据AIP网站内容整理)

在音交所,用户可以进行音乐版权证券的交易,平台将这一过程描述为:音乐人与音交所合作,借助平台,音乐人自身作为发行主体,以版权股份的形式进行有限数量的股数发售(New Share Offering,或称NSO),获得版税的提前变现;投资人可以购买版权股份。由于版权股份具有通胀价值,通过购买、交易歌曲的股票,投资人获得短期或长期的投资收益,即以低价购买,高价卖出,获得短期收益,或是,根据销量,享受每年版权分红的长期收益。整个交易及分红过程,通过智能合约进行,使之公开透明,有据可查,同时也打破地域限制,便于全球化推广。**

(来源:https://aiptrade.com/zh-hans/)

(二)“音乐股票”的法律性质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音交所将交易对象称为“音乐股票”,投资人看似获得了“股权”,或是“版权”的份额,但事实上,这里进行融资的对象,并非版权本身,而是基于版权产生的未来现金流。这是一种未来收益,具有债权属性。

因此,投资人获得的只是“版权未来收益”的份额。通过证券化的操作,可以在合同中约定:将来债权发生时,产生债权转让的效果。当版权进入证券化操作过程后,证券投资人的关注点将侧重于版权所产生的预期的、稳定的现金流,以及收益请求权,而不再是版权本身的状况。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音乐证券,其实是以音乐版权为支持的,一种收益请求权凭证,音乐版权的潜在收益,原本缺乏流动性,但通过流通性较强的,证券化的表征作用,可以转变为在金融市场上可流通的证券,提前实现版权所具有的债权价值,有利于为版权向现实生产力转化提供资金支撑。***

“音乐股票” VS 股权型影视众筹

看到这里,熟悉我们往期文章的读者朋友不难发现,音乐证券与我们曾介绍的股权型影视众筹非常相似。

股权型影视众筹是指,影视行业通过互联网发布筹款项目,以募集资金,拍摄制作完成上映后,按投资比例对票房等进行分红。《狂热后的冷静,这条知识产权融资新路径需不断完善—以影视众筹为视角(一)》一文,对此进行了更多介绍。

它们都是融资渠道,亦具有门槛低、用户覆盖面广、话题性强等特点。

二者的区别在于:

第一,音乐作品,需创作完成后,才可在音交所发售“音乐股票”,其作品的完成和利用,并不依赖于音交所融资,而影视项目对资金的依赖度较高,往往会在项目萌芽期即开始融资;

第二,借助音交所平台,音乐人不仅完成了音乐证券的发行,使投资人可以获得长期的版税收益,同时,音交所还提供音乐证券的二级市场,投资人可以通过短线交易,获得差价收益;而影视众筹则不存在二级交易市场

二、区块链技术为音交所保驾护航

音交所成立,初衷是为了实现音乐市场的共赢,它在全球同步进行交易,这就要求极强的交易安全性、便捷性,因此其运用了时下热门的区块链技术,包括区块链分布式记账、智能合约,其具有去中心化、去信任的特点,能够保障音交所模式的成功构建。

(一)区块链分布式记账

音交所使用先进的区块链分布式记账技术,打造安全、直观的交易体验,建立去中心化的交易平台,可实现自动分账和结算、透明可追溯、以及安全加密和不可篡改的公平交易。

具体而言,在区块链中,每录入一个数据,就会创建一个区块。区块分为两部分:区块头,记录当前区块的信息;区块体,记录实际数据。而下一个区块的信息,必须通过上一个区块的信息计算出来,区块链就这样由一个个彼此嵌合的区块构成。而区块链的分布式账本技术(DLT)就不把数据存在一个中心了,而是在全网的计算机上都存一次,将信息分布存储在各个计算机上。

分布式账本在成员间共享、复制、同步

分布式记账,可以避免目前常用的中心式记账模式的诸多弊端,例如不用像现有银行一样运营、管理中央数据库,可以大幅减少管理成本;且由于数据是被分散储存,因此很难被黑客入侵,可以大幅提高金融交易的稳定性;另外,数据被分散,储存到各种网络参与节点中,不可能发生伪造、变造的情况,可以大大提高数据的可信度。

(二)智能合约

智能合约是一种特殊协议,旨在提供、验证及执行合约。它是一段写在区块链上的代码,由于区块链中永不停机的计算网络,保持中立、公平、永远工作,因此,一旦某个事件触发合约中的条款,代码即自动执行。也就是说,满足条件就执行,不需要人为操控。例如我们生活中常见的保险业务,不管是疾病险,还是飞机延误险,如果把保单以及病历单,航班号等信息上链,当达到条件的时候,合约自动触发,自动理赔。

智能合约是区块链被称之为“去中心化的”重要原因,它允许人们在不需要第三方的情况下,执行可追溯、不可逆转和安全的交易,既减少了人的纠纷和沟通,双方效率更高,摩擦和纠纷也会更少,执行的成本低、准确性高和效率高,也有利于更公正透明的商业环境,促进跨国跨文化间的交易往来。

音交所利用智能合约技术,实现版权追踪的原理,在于通过时间戳来对内容所有权进行认证,即利用其创建的网络对等数据库,可以注册、识别并追踪音乐作品的线上分布、明确作品具体的所有权信息、投资人可分享的歌曲投资证书,从而确保在每个环节,版权收益都能自动分配,音乐人和投资人都能得到相应的收入。

下期抢先看:

本期我们为您介绍了音交所的运营、音乐证券的法律性质,了解了分布式记账、智能合约如何支持音交所的安全运行。那么,这高大上的新融资方式,是否适合于所有音乐人,及音乐投资者呢?

别急,下期我们将进一步带您了解音交所模式实现的突破,和潜在的风险。

如果你对该主题感兴趣,欢迎扫码加入微信群,与作者及相关专业人士一同探讨交流。


* 《CISAC报告:2019年全球版税收入首破百亿欧 受新冠影响2020年将大幅下降》,载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http://zhan.mcsc.com.cn/imS-14-2025.html,2021年8月25日访问。

** https://aiptrade.com/zh-hans/,AIP平台,2021年6月11日访问。

*** 张婉苏:《版权证券化的法学问题研究》,载《中国出版》2015年第10期。

国内研报

让子弹飞:文化艺术领域NFT热度的冷思考

2021-9-10 15:51:12

国内研报

文交所已被叫停,音交所还能走多远?

2021-10-20 10:34: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